红楼梦》告诉你:女人之间有种友谊叫“不过如此

发布时间:2018-06-09 21:53:54

红楼梦》告诉你:女人之间有种友谊叫“不过如此

 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宝黛,从半含酸到金兰契。少女时光里,我们身边都曾有过一个这样的人吧,“没得选”也罢,“不过如此”也好,我们贪恋的,都不过是尘世间那一丝温存和陪伴,以抵御成长的孤单。

  有发小之谊,比如袭人和紫鹃鸳鸯一干人,从小一块长大知根知底,有绵长的岁月作保,可以相互信任无话不谈;

  有峰回路转,比如黛玉和宝钗,一旦“孟光接了梁鸿案”尽释前嫌,便互剖心语结了“金兰契”;

  妙玉在大观园的栊翠庵做摆设尼姑,岫烟是衣食无着来投亲,这两个寄居在贾府的姑娘,老曹从未写过她们之间的正面交集。如果不是宝玉过生日,谁能想到,这二位竟然有“十年加”的交情。

  宝玉过生日开party狂欢至半夜才睡,醒来后发现桌上多了张小纸条,上面写“祝你生日快乐。”(恭肃遥叩芳辰)一看落款是“妙玉”,还加了三个怪怪的字:槛外人。

  他打算写个回执表示感谢,但落款如果只写本名“宝玉”,土、low先不说,关键是怕扫了姑娘雅兴。

  宝玉决定找黛玉商量。去潇湘馆的路上,刚过沁芳亭,宝玉正好遇到邢夫人的侄女岫烟,一位也许裹着小脚、也许蹬着花盆底、视觉上个子高挑的姑娘。这不是瞎说,原著上写岫烟“颤颤巍巍的迎面走来”,此处的颤颤巍巍不是老太太的帕金森综合征,而是一种摇曳多姿之感。嗯,这种感觉在矮个子姑娘身上怕是找不到,她们是另外一种美。

  宝玉很诧异,马上肃然起敬道:“妙玉眼那么高,她能看得上谁啊?竟然和你合得来,可知你也是不是我们这样的俗人。 ”

  原来,她们早就认识,竟然做过十年的邻居。妙玉当年在蟠香寺出家,岫烟家恰好租庙里的房子住,与妙玉只有一墙之隔,就总过去串门子。

  不得不说,这门子串得太划算了。妙玉分文不取,教会了她识文断字。岫烟说“我所认的字都是承他所授。我与他又是贫贱之交,又有半师之缘”,坦陈自己和妙玉亦师亦友。

  妙玉可是黛玉湘云公认的“诗仙”,十年光景,岫烟跟着她受的熏陶也足够用了。不但认了字,关键时刻还能凑上来几句诗。

  当她做客大观园,被点名与一块来做客的宝琴、李纹写诗咏红梅时,她毫不露怯,一出手就是“看来岂是寻常色,浓淡由他冰雪中”的从容。大家对她的要求本来就不高,以她一个贫寒女儿的身份能写成这样,是很加分的。

  更难得的是这女孩子,荆钗布裙寄人篱下,有一对惹人厌的爹妈,自己却端庄素净,飘逸出尘,像污泥里钻出的一朵莲花。薛姨妈看上她说与薛蝌为妻,便是看中了她超出自己原生家庭的品格。

  正是得益于之前妙玉所给的耳濡目染,才成就了她闲云野鹤的超然气质。试想一下,如果没有妙玉,今日的她言谈举止会是什么样子?恐怕连字都不认识,妄谈写诗?不会写诗,被贵族小姐们的圈子接纳就够呛,只能是喜鸾四姐儿那样的待遇。香菱当初铁了心要学写诗,她追求的只是诗吗?是向高雅生活的靠拢。

  但是,岫烟对于与妙玉的这段缘分,却下了这样的定义:她也不见得看得起我,只是命运恰好把我们安排到了一起。

  岫烟又说:“因我们投亲去了,闻得他不合时宜,权势不容,竟投到这里来。”就这一句,会让人小小的跳一下戏:这是好朋友该说的话么?

  她是在对着一个不熟的男人揭妙玉的老底:她是在蟠香寺混不下去才来的栊翠庵。

  “如今又天缘凑巧,旧情竟未易。承他青目,更胜从前。”他乡遇故交,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,感情更进一层是人之常情。她淡淡的把话题勾了回来,不着痕迹,好像她刚才所说的不过是顺嘴而已。

  如果换个八卦的会追问妙玉“怎么被权势不容”,但宝玉是个痴人,他没有理会岫烟话里的信息,一心所系的是怎样回帖方能让妙玉开心。

  他又夸了一回岫烟,但夸得很气人。他竟然说怪不得岫烟气质这么好,原来是“有本而来”——分明还是在夸妙玉。

  当他拿出帖子请教时,岫烟对妙玉的评判有着知之甚深的不以为然:“他这脾气竟不能改,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,僧不僧俗不俗,男不男女不女的,成个什么道理。”

  当宝玉又一次急着替妙玉辩解说她是“世人意外之人”时,岫烟的表情很有意思:她“且只顾用眼上下细细打量了半日”,这是种饶有兴味的探询和分析。瞅瞅手里这帖子,再想想当初妙玉所赠宝玉的那些梅花。她终于明白,宝玉和妙玉,根本就是“臭味相投”。

  真是“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”,罢了,给他支个招吧,“槛内人”对“槛外人”就是。

  这两个人有太多不一样:妙玉养尊处优有人伺候,岫烟吃苦受穷捉襟见肘;妙玉锋芒毕露总是不假辞色,岫烟随分从时最会审时度势;妙玉一心要的是远离肮脏人群,而岫烟却需要在尘世之中寻找温暖归宿。

  如果不是造化弄人,她们应该没有交集。就像无法选择同学和舍友一样,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有机会朝夕相处,各自怀揣苦楚,在找到自己的同类之前姑且相互靠近取暖,聊胜于无。

  这是一对各取所需的朋友:妙玉满腹才华,需要从岫烟身上寻找价值感,而以她的个性,教习岫烟时很难不出语伤人,对林黛玉她尚且要骂一声“大俗人”,何况岫烟呢?

  而岫烟,需要从妙玉处汲取学识营养,顺便提升境界,但对妙玉的孤高自许并不一味认同。对妙玉的强势自我也可以做到一笑了之,但日子久了,说不定会在心里生出“你就是如此,也不过如此”的冷笑。

  多少朋友还不都是这样,互相有看不惯看不上的地方,心怀怨气却还是没有撂开手,疙疙瘩瘩又亲亲密密地携手同行。

  有句话说“不维护你的闺蜜不值得交往” ,但 “水至清则无鱼”,以人性之复杂,莫说维护,不在背后吐槽就已经算是很高级别的忠诚了。

  这一种友情就叫“没得选”。在你没有遇到自己的伯牙子期之前,如果目光之内只有一人同行,大多数人会选择携手先走完这一段,其中种种忍受宽谅,便是对这友情所做的妥协。那种感觉啊,就像湿透的棉袄,穿上难受,不穿又会冷。

  所以岫烟才把和妙玉的这段友情看得很透:我知道她也未必真心看重我,是命运一次次把我们捆绑在了一处。

  宝玉过生日,妙玉他自然不请,但岫烟他也没请。来到大观园后的她们并没有完全融入圈子,各自本质上还是寂寞。于是,岫烟又一次走向了妙玉,像十年前一样。

  作者:百合,十点读书签约作者。文史类专栏作家,著有红学评论集《梦里不知身是客:百看红楼》,该书被媒体评为“年度最不能错过的十大红学书之一”,入选07年五月全国文艺联合书单,当当、天猫、京东有售。公众号:时光雕刻的萝卜花(shiguangdiaoke720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